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 165:从不给人改过的机会

165:从不给人改过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蛇老六也不愧是毒宗的人,就算是不小心中了毒,但在小乖将毒素给吸出之后却清醒得很快。
  在他清醒过来的时候,轩辕天歌正好翻看完了他的生前事儿,或许是刚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关在了铁笼子里,蛇老六在茫然了一瞬之后,立刻警惕地盯着外面的二人,声音沙哑地问道:“你们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想要做什么?”
  刚醒来就一连三问,显然是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中毒之后所发生的事儿了,轩辕天歌将手中的小平板递回给祁渊,看着他淡淡道:“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又干了什么好事儿么?”
  蛇老六脸色微微一变,想要装疯卖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轩辕天歌冷笑,把刚刚递回给祁渊的小平板又抢了回来,几下点开了他的生前记录,还特意指着上面的一排文字,道:“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生死簿上可不是这么说。”
  生死簿!!!
  蛇老六瞳孔一缩,能在阴司城中随意翻看生死簿的人就只有地府的人,但这里又明显不像是地府的罪狱,反而像是私人地牢......
  “佘常鸣,仙平界人士,生前乃是仙平界第一宗毒宗的人。”轩辕天歌淡淡念着生死簿上的记录,这上面记载着的东西可比城中登记处那边登记的详细多了,登记处的登记册中只记录了蛇老六生前是哪里的人,死因为何,又为什么不愿意去转世轮回外,但这些都是蛇老六自己口述和简单调查出来的一些皮毛。
  可是当知道了蛇老六的真实来历,准确的姓名和出生年月之后,生死簿上就能调出更为详细的记录,详细到他哪怕是小时候捏死了多少只蚂蚁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轩辕天歌将小平板往铁笼子前微微一递,问道:“还要我继续念下去吗?”
  蛇老六脸色一阵变幻,但也知道自己是赖不过去了,他当即闭紧了嘴,一副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会说的沉默模样。
  瞧着他低着头沉默不语,轩辕天歌就知道他会这样,收回小平板后冷笑道:“你知道我们想要问你什么,也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儿,但你以为你只要不开口,我就拿来没有办法了是吗?”
  蛇老六轻轻地颤了一下,还是没抬头也没有吭声,颇有种负隅顽抗的倔强。
  而轩辕天歌也对他没了什么耐心,他若是能老实交代也算是省了点儿事儿,不老实交代也没什么,她自己动手搜查就行。
  是以,轩辕天歌神色冷淡,抬手就轻轻捏了一个手决,准备给蛇老六来一个乾坤搜魂。
  然而她的手才刚刚抬起就被祁渊给轻轻握住了,祁渊看着她轻笑道:“地府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在掌管,这次事情出在地府,就算是要搜魂也该我亲自动手才对,哪能让你再劳累。”
  轩辕天歌挑眉,依言放下了手,“那就交给你来吧。”
  祁渊闻言微微一笑,看向蛇老六的目光却倏地冷厉了下来,他语气依然轻缓,“在本帝的面前,还没有任何阴魂能负隅顽抗的。”
  蛇老六豁然抬起头,目光惊恐又不可置信地看着祁渊。
  若是这会儿他还不知道外面站着的这个男人是谁,他就白在阴司城中做了几百年的老鬼!
  自称本帝的有五方鬼帝,可自称本帝又掌管地府的,整个地府就唯有冥帝!!!
  蛇老六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儿一旦被发现后就肯定会万劫不复,但他哪怕做好了会万劫不复的心理准备,可当真的到了这一步的时候他又害怕了起来。
  “我我我...我说......”蛇老六怕了,他哆哆嗦嗦地开口,却又妄想讨价还价:“请冥主开恩,我说...我把所有的事都说出来,还请冥主给我一个重新改过的机会。”
  重新改过?
  祁渊忍不住笑了,为什么所有做错了事儿的人都觉得只要重新改过就能够抹掉自己做下的错呢?改过了就能抹掉对无辜之人的伤害吗?
  他从来都不相信什么重新改过,也从来不给人改过的机会,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说回头是岸,可害了人命就是害了人命,若因为害人者说一句改过,或者失去自由被关个几十年就放过了他,那对被害者而言可是公平?
  一条命就值一句改过,一个失去自由的几十年,那人命是不是也太过廉价了?
  “本帝从来不给人改过的机会,错了就是错了,在本帝这里没有什么改过。”祁渊淡淡道:“你杀了多少人,就得拿你的命却偿还,不仅是这一辈子的命,下一辈、下下辈子...一条命还一条命,直到你还清为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